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Design
我们用心专注中医行业
百年老字号

新闻详情
两会委员详解互联网医疗荆棘:短期盈利难 亟待标准化
发表时间:2017-12-31 00:00
医药网3月14日讯 “互联网+医疗”是近年来两会的关注话题和资本抢食的重要风口之一。
  作为互联网医院的尝试者之一,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39互联网医院院长,同样也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教授的霍勇日前在政协会议结束后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交流时指出,虽然互联网医疗有许多呼声,但这一领域的核心仍然应是医疗。
   “互联网医疗的核心仍然是医疗,互联网仅仅是起到成为传统医疗资源的连接器和放大器的作用。”霍勇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霍勇所挂职的39互联网医院,正是上市公司朗玛信息在互联网医疗领域布局的关键平台。去年7月,39互联网医院获得了原股东朗玛信息、IDG旗下基金、贵阳创投基金等参与方的7000万元投资天使轮融资,投后估值约5.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A股中为数不多的全面向互联网医疗转型的公司,朗玛信息的董事长王伟,也是全国人大代表;而朗玛信息近三年来在互联网医疗建设的尝试,或也让其对该领域的布局逻辑,及存在的问题有着更加深刻的体会。
  仍依托传统医疗
  霍勇认为,互联网医疗并非要颠覆传统医疗,相反更应对传统医疗模式进行借鉴和遵循。
   “传统医疗在我们能够看得见的未来,是很难被其他技术代替的。如果说你要做互联网医院,一定要考虑传统医疗模式如何更好的通过互联网面前体现出来,而不是像某些人说的要颠覆、替代医生。相反要是敬畏或者更加地能够遵循传统医疗模式。” 霍勇指出。
  而正如霍勇所说,朗玛信息在互联网医疗的布局中较大一部分投入,出现在对传统医疗资源的整合上。
  例如早在2年前,朗玛信息就对贵阳第六人民医院(下称贵阳六院)进行了增资和收购。而据王伟介绍,39互联网医院也正是依托于贵阳六院,开展远程问诊、视频问诊、三方会诊等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平台。
  去年底,朗玛信息又拟募6.5亿元投入于贵阳六院的改造和扩建。具体包括建设3.5万平方米医技病房综合大楼、新增编制床位数500张、购置国内外领先的医疗仪器设备等,并预期达到三级医院标准。
  不过王伟表示,国内医疗行业具有微利的特点,短时间内并不考虑盈利,但也不会投入巨资“烧钱”;在其看来,其更重视基于互联网背景下的会诊规模。
   “想在一两年内能盈利就不要投39互联网医院,我们做不到,也没有这样的预期,但反过来讲,我们也不会做一家烧钱的公司,”王伟说“但换个角度,如果一年有20万-30万例的会诊病人,即便是你一年亏一个亿,我认为你离一年挣10亿-20个亿也不远了。”
  标准化、多点执业落地难待解
  事实上,通过互联网医疗的试水,业内人士也发现了这一领域存在的问题。
  在霍勇看来,当前互联网医疗模式仍然有一定局限性,表现之一就是相应标准建立上仍然存在空白。
   “一方面,国家卫计委也出台了相关的管理措施。”霍勇指出,“但是这些文件到目前为止,还需要我们对每一个互联网医疗的平台进行更好的标准化研究;未来条件成熟,我们还可以在更多的领域,比如说包括手术、影像等领域,更好地在临床过程中结合。”
  王伟也表示,目前国家卫计委从整体上非常重视、支持互联网医院的发展;但其同样坦言,当前遗憾之一是国家尚未出台任何对互联网行业医院规范发展的文件。
  除标准化外,掣肘互联网医疗快速发展的另一障碍,则是医生的多点执业难于真正落实。
   “虽然国家法规层面有空间了,但真的落实不够,因为你首先到一个新的地方执业,还要原单位同意,而且在各个省的落地,他不是这样执行的。”王伟指出,“我甚至提过建议,能不能真的就走向自由执业,就在行业里面备案。中国有两百八十多万的职业医师,这个比例不比美国少。”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多点执业的难以落地,也和既有医疗体制格局的阻力有关。
   “医院从体制上仍然归口卫计委管理,特别是医政管理局等部门,一个医院的一把手也有相应的级别和权力,而地方卫计委也不愿放权。”东北地区一位卫计系统人士称,“改革还是一个方向,但也要看到现实的阻力。”
  王伟则认为,从大方向上看,医生的多点执业、甚至自由执业仍然是医改的发展方向之一。
   “我认为医改成功的时候,医生的自由执业必须要真正的落实,这可能比多点执业还会激进一些。”王伟指出,“医生是社会的、百姓的,不应该属于任何一个医院,社会力量才能会真正地把医生的效率和资源发挥到极致,但我觉得这个方向也不会特别遥远,不是10年(以后)的事,因为目前的状态没办法满足百姓的需要。”
  不过,虽然39互联网医院创设时间不长,但其对当前医疗体制的补充也有所呈现,其中最明显的莫过于对分级诊疗这一政策方向的探索。
   “通过互联网医疗,70%至80%的患者可以在专家的指导会诊下在原地治疗,只有20%的患者需要转诊到北京的大医院。”39互联网医院总经理庞成林告诉记者。
   “互联网解决的是分级诊疗环节的交易费用,因为挂号费较低的情况下,大家看病付出的主要成本就是排队,同样是排队,还不如去看三甲。”北京一家中直机关旗下医院医师则指出,“这个过程中,互联网化解了小病排队、去医院的麻烦,于是分级诊疗才有可能被实现。”


分享到: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Design
——— 传承百年·用心专注 ———
常见疾病
病毒性感冒
过敏症
肠胃炎
冷感
偏头痛
阑尾炎

上呼吸道感染
贫血
胃溃疡

我们用心专注中医行业
百年老字号

qrCode